瓜達露佩:在一切事上,都為了對天主的愛

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Guadalupe Ortiz de Landazuri) 在1916年12月12日瓜達露佩聖母慶節,誕生於西班牙。

生平
Opus Dei - 瓜達露佩:在一切事上,都為了對天主的愛

瓜達露佩歐提斯蘭達蘇麗在19161212日,誕生於西班牙。她排行第四並且是Manuel Ortiz de LandázuriEulogia Fernández-Heredia唯一的女兒。當她還是個孩子時,她的哥哥方濟格便夭折了。當瓜達露佩10歲時,因為她任職於軍方的父親的工作關係,他們舉家遷往北非的Tetouan。在她童年時期,已展現出兩項特質:勇氣和大膽。

1932年他們搬回馬德里,她自Instituto Miguel de Cervantes中學畢業。1933年成為中央大學化學系學生,她是全班70名學生中僅有的五位女學生之一。之後,她開始攻讀博士學位,因為她想要獻身教職。她大學同學印象中的她是認真嚴謹但友好的學生,敢於冒險。

在西班牙內戰期間(1936-1939),她的父親淪為階下囚並被判處死刑。瓜達露佩當年年僅20歲,她和哥哥愛德華以及母親,在她父親槍決前幾小時和他訣別,並在那痛苦萬分的時刻幫助他保持寧靜祥和。她打從心底原諒那些判決她父親的人。1937年她和他的兄弟以及母親搬到西班牙內戰的另一區,也是她的哥哥馬奴爾居住的地方。他們住在Valladolid直到戰爭結束。

而後於1939年,他們返回馬德里,瓜達露佩開始在聖瑪利亞學校,和Lyceum法國學校教書。1944年的一個星期日,當她參與彌撒聖祭時,她感到她「觸碰」到天主的恩寵。在返家時,她遇到一位朋友,並告訴她自己想要和神父談話。這位朋友給了她施禮華神父的電話號碼。125日,瓜達露佩前去會見施神父,地點便是在Jorge Manrique街上,主業團的第一個女性中心。瓜達露佩猶記那次會面,正是她了解到耶穌基督的召喚,要她藉著職業工作和平凡生活,在萬有之上去愛祂。這是天主意願透過主業團,帶給所有男男女女的訊息。經過在祈禱中思索,以及經過幾天的避靜後,於319日,瓜達露佩決定向天主答覆「願意」。瓜達露佩那時27歲。從那時刻起,她加深與天主的來往,以愛去完成每天的工作,並找時間在聖體龕前祈禱。

主業團那時仍是創立初期,除了需要執行的任務外,很重要的是要進行在馬德里和畢爾包學生宿舍的家務管理。瓜達露佩好幾年都為此工作奉獻自己。那些年物資短缺,使用糧食配給證,除了這些外在的困難外,她還需要學習這項她沒有長才的工作。但這並未削減她對化學的熱愛,一有空檔,她便繼續研讀化學。

19471948年,她擔任Zurbarán學生宿舍的主任,她很容易和年輕女孩們打成一片,她們都很感念她的耐心與關愛,還有她在課業上和個人生活上幫助她們時所懷有的幽默感。

195035日,在聖施禮華的邀請下,她前往墨西哥,將主業團的訊息帶到那個國家。她對於在瓜達露佩聖母的護佑下,將要在那個國家完成的事,感到無比興奮。她在那報名了已在西班牙開始攻讀的化學博士課程。她和同伴們成立了學生宿舍,鼓勵住宿生們用功讀書,並將她們的視野提升至為教會和社會服務的理想。她很強調對貧窮者和長者的關懷,在所有自發性舉措中,她和一位醫生朋友,成立了移動式診所,在最窮困的地區,一家一家地為他們提供醫療檢測,並提供給他們免費的藥品。她為住在山區和偏遠地區,通常沒有接受基礎教育的農民們,提倡文化和專業方面的培育。

瓜達露佩有著寬大的胸懷,以及她試著以優雅和貼心態度與人相處,藉以調和她強烈的性格。她充滿基督徒的樂觀和她習慣性的微笑,非常吸引人,她常藉著唱歌表達她的喜悅,縱使她並非絕佳的歌手。歷史學家Beatriz Gaytan說:「儘管時光的消逝,每當我想起她,我仍聽見她的笑聲,瓜達露佩有著恆常的笑容。她總是樂於款待他人、和藹可親、直來直往。」在墨西哥度過的那幾年,她是設立Montefalco前身為殖民牧場,之後成為廢墟,今日已被改建為會議和避靜中心,以及兩所教育機構:Montefalco學校和郊區El Peñón學院之所在地的要角之一。

1956年她搬到羅馬,更密切地與聖施禮華在管理主業團方面工作。那一年,她發現心臟有些初期的症狀,她需要在馬德里進行手術。雖然恢復良好,她心臟的病情每況愈下,終至必須永久返回西班牙。她重拾學術工作,並開始研究隔熱耐火材質和能有效隔熱穀糠灰的計畫。她的研究工作榮獲Juan de la Cierva大獎,並在196578日完成答辯她的博士論文。同時,她也在Ramiro de Maeztu學校擔任了兩年的化學教師,並在接下來的十年在女子工業課程學校任教(她在此校擔任副院長)。自1968年起,她參與計畫和設立主業團的學術中心和家務科學研究,並擔任副院長及化學教師。那些與她共事者,記得她總是善解人意,多過於苛求別人,也能看得出她在一整天中尋求與天主同在。她知道天主和聖母慈愛的看著自己,一有時間,她會短暫地朝拜聖體,和耶穌一對一的交談。她努力的備課,並經常想到她的學生們。她有許多朋友,也為她們奉獻許多時間和精力,同時沒有忘記那些與她同住的人,以極大的關愛照顧她們。

儘管她心臟的病況,瓜達露佩從未抱怨,並試著不去擔憂走路或爬樓梯帶給她的疲累感等等她盡力興致勃勃地聆聽他人,並希望不引人注目,尋求專注於對方的話題中。1975年,醫生們決定,進行手術是最好的選擇,瓜達露佩離開馬德里的住處,住進納瓦拉大學附設醫院。醫生們於71日為她進行手術,在那前幾天的626日,主業團的創辦人逝世於羅馬。瓜達露佩接獲這消息,滿懷傷痛但仍保有平安和喜樂,深知聖施禮華快樂地在天主的臨在中。幾天後,瓜達露佩以相同的平靜、安詳面對自己生命的終了:雖然手術的結果是令人滿意的,但當她在恢復期時,突然呼吸衰竭。她在1975716日,聖母聖衣慶節回歸天鄉。她葬於邦布隆那墓園。

20011118日,馬德里樞機主教Antonio María Rouco Varela回應瓜達露佩享譽盛名的聖德,反映在無數的見證和藉著她的代禱獲得的恩惠,統籌主導她列聖品的過程,指導階段在2005318日圓滿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