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達文西密碼」你知道多少?

Press releases and statements

故事發展

·        耶穌基督只是一個會腐朽的先知,他娶了瑪麗•德蓮為妻,當耶穌基督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時,她懷著他的孩子。

·        以男性為主的教會聖統制的宗徒們很嫉妒她。他們迫害她,逼她逃亡到法國,她的後裔──「神聖的女性」繼續流傳到現在。

·        君士坦丁大帝為了穩固他的帝國,而影響主教們召開尼西亞大公會議。在此會議中由宗徒們所提出耶穌基督神性的原始說法才得以流傳。

·        因此,追溯到耶穌基督的身世,有兩條平行的派系:一是宗徒派(教會),是瑪麗•德蓮派。她懷有耶穌基督血液的後裔,是真正的「聖爵」。因此教會一直想毀滅瑪麗•德蓮這一派及那些擁有「秘密」的人(the Knights Templar, the masons, 新的錫安會)。

·        小說從謀殺錫安會的大師展開。教會忠實的組織──主業會,為圖謀自我的利益,而涉及謀殺。為取得陰謀教會真象的秘密文件,作者有聲有色地描述,主業會及教會在一方,而教授和他的女助手(瑪麗•德蓮的直系血親)在另一方的大追殺。 

「達文西密碼」的錯誤出在那裡?

它是本虛構的小說,但是作者丹•布朗從開始,即以權威的口吻和玩弄的手法,將「事實」和傳聞混淆在一起,造成使人真假不分的最高懸疑效果。同時,他無所不用其極地褻瀆耶穌,抹黑天主教會,及其他史上和現今的人物。

他宣稱為了寫書作過釵h深度的研究,不幸的是他所採用的資料,從開始到結尾都是謬誤的。自認為「毫無瑕疵的研究員」布朗,在其他評論家眼中,他連查「桌面參考」的考試都過不了關,釵h資料只要他上網一查就可以找到的,他都嫌麻煩,反正他猜讀者也一樣嫌麻煩。他對故事的主題和讀者這種輕蔑的態度貫徹始終。例如達文西的「最後晚嚏v,他硬說畫中年輕俊美的若望是瑪麗•德蓮,而她則是耶穌所認為的聖爵,因此畫中有十三個人物,但只有十二個杯子。如果讀者能撥冗仔細看看那幅畫,上面明明有十三個杯子。

 

「達文西密碼」如何宣稱聖經的起源?

「達文西密碼」中說:「親愛的,聖經是人的產品,而非天主的……我們今天所知道的聖經,是異教徒羅馬大帝君士坦丁整理出來的。」這話是假的,聖經並非一個人或一個特定時間整理出來的。君士坦丁在他成為基督徒之前之後,都與此工作無關。

如何證明聖經的誕生與君士坦丁無關呢?

    舊約是經過幾個世紀才完成的,耶穌基督和宗徒們都已經肯定舊約的存在和權威性,從下面幾段可以看清:

「他於是從梅瑟及眾先知開始,把全部經書論及他的話,都給他們 解釋了。」(路24:27)「你們查考經典,因為你們認為其中有永生,正是這些經典為我作證;」(若5:39)「保祿照常例,到他們那裡,一連三個安息日,根據聖經和他們辯論,闡明指出默西亞必須受難,並從死者中復活;且說『我向你們傳報的耶穌,就是默西亞。』」(宗徒17:2-3)「你自幼便通曉了聖經,這聖經能使你憑着那在基督耶穌內的信德獲得得救的智慧。」(弟後3:15)

在第一世紀,宗徒和他們的同伴們寫了福音,傳下來給後代的基督徒,同時也在聖堂裡誦唸。在第二、三世紀,唯識論異端開始製造寫作福音,偽稱來自宗徒。但是,它們從開始就沒有被教會接納、傳承。教會為了分辨福音的真偽,早在第二世紀中即制定穆拉多利經目(是目前所發現最古老的新經書目),其中包括瑪竇、馬爾谷、路加及若望四部福音。

 

在尼西亞會議之前,基督徒有什麼證據證明基督是神呢?

在新約中,重複強調基督的神性,譬如,我們知道耶穌的敵人一直找機會想殺害他,因為他「稱天主是自己的父,使自己與天主平等。」(若5:18)

當他被質問到與亞巴郎的特殊關係時,「耶穌答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在亞巴郎出現以前我就有。』他們就拿起石頭來要向他投去;耶穌卻隱沒了,從聖殿裏出去了。」(若8:58- 59)

在若望福音20:28,多默跪在耶穌跟前說:「我主!我的天主!」保祿告訴我們耶穌空虛了自己,取了人形,雖然他可以與天主同等,因為他「具有天主的形體。」(斐2:6)

 

關於早期教會即承認基督的神性,「達文西密碼」怎麼說呢?

「達文西密碼」認為在尼西亞第一次大公會議以前,耶穌在他的追隨者眼中不過是個會腐朽的先知……一個偉大有威力的人,不過終究是個人而已。君士坦丁正式背書耶穌為天主之子,才使他由人成為神。

君士坦丁成為基督徒之後,的確主持了尼西亞會議(公元325年),但說是他將耶穌由人提昇為神的看法是錯誤的。

君士坦丁召叫會議是為維持帝國和平,要澄清一個爭議。有一位來自埃及,名叫亞略的司鐸,否認耶穌的神性,到處煽動基督徒的信仰。他的號召吸引了釵h人跟隨他,形成傳播甚廣的亞略主義異端,亞略和傳統基督徒之間的爭辯,愈來愈激烈,威脅到他帝國的和平,最後皇帝不得不下令主教們召開會議來解決此問題。皇帝本人雖然偏向於亞略的論點,但是他承認主教們在基督信仰上的權威,參加那次會議有共有220位主教,投票結果是218票對2票反對亞略,相信耶穌是真天主,與聖父同性同體,同時也頒佈了尼西亞信經。(「達文西密碼」所說投票結果「相當接近」的說法與歷史完全不符!)由此可見尼西亞和神化耶穌、解決聖經綱目的議題沒有任何關係。

君士坦丁的確曾下令複製50份聖經,提高首都朝拜的熱忱,但是他並沒有下令寫「新的」聖經,也沒有替教會決定新約中應該包括那幾本福音。

 

布朗用Gnostic Gospels(唯識論聖經)作為他的資料來源,是可靠的嗎?

唯識論是一個古希臘宗教運動,早期教會有一些基督徒的思想受到此異端影響,而脫離了由宗徒們承襲下來的傳統,唯識論雖有釵h不同分支和意見,但主要錯誤在:精神世界是善的,物質世界是惡的;人的靈魂被囚禁在邪惡的肉體內;得救就是使靈魂藉著秘密知識得以從肉體內釋放出來;只有少數人能從神那裡獲得這秘密知識。

相對而言,唯識論聖經並非「較早」的福音。最古老的唯識論聖經也是在耶穌生活幾個世代之後寫的,它的內容至少在新約一百年到兩百年以後才收集成冊,而福音則早在宗徒時代(第一世紀中期到末期)即告完成。「達文西密碼」作者認為陰謀教會企圖壓制基督的人性,奇怪的是,在四部福音中基督的人性栩栩如生,而在唯識論聖經中呈現的反而是個鬼魂幽靈般的耶穌。

布朗似乎很清楚他在做什麼,書中充滿對基督宗教福音──特別是對天主教會──很深的敵意,惡毒的謊言;妄稱天主教徒如何屠殺無辜人士;有關尼西亞大公會議的謬論;假造聖經的起源;耶穌如何被早期的教會由人「轉化」成神。書中編織了無窮與歷史、藝術、宗教、神學和西方文化相左的虛假「事實」。

「達文西密碼」利用一般讀者對聖經、歷史、天主教信仰缺乏深刻的了解,用他的「事實」誤導別人,而造成釵h無形的傷害。第一,「達文西密碼」給那些本來就仇視基督宗教的人足夠的「武器」,「證實」他們對教會的敵意是有根據的。第二,它給那些半冷半熱的基督徒足夠的藉口,不再跟隨基督。第三,它吸引了所有的讀者──包括熱誠的基督徒──使他們在感情上和理智上陷入不同程度的陰謀疑雲,這是不健康也不必要的。

整本書裡布朗的給人的感覺是,「我比你們聰明得多,我知道我們這個時代的『秘史』。」所以他不斷利用男主角的假博學來威嚇讀者,使他們更容易接受他所「捏造的基督宗教起源」的「事實」。

 

「達文西密碼」如何宣稱耶穌和瑪麗•德蓮的關係?

   書中宣稱他們結了婚,而且是耶穌使瑪麗•德蓮懷了身孕,生了一個女兒。當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時,她正懷孕,為了未出生孩子的安全,她不得不逃離聖地……在法國生了一個女兒,取名莎拉。

    他們的結晶到目前仍在歐洲一些世家中沿襲。天主教會幾世紀來一直企圖隱藏這件它明知的事實,甚至於不惜暗殺基督的後代來保守這個秘密:人類歷史中最驚悚的隱密;耶穌基督不僅結了婚,而且還為人父……

    早期教會恐懼假如容忍他的後代延續,耶穌基督和瑪麗•德蓮的祕密終究會水落石出,對基本的天主教教理造成威脅挑戰:神聖的默西亞不曾與女人交往過……釵h梵蒂岡的聖爵追蹤者偷偷摸摸的要清除皇室後裔的成員。

 

我們如何回答這些論點?

   布朗以這種手法抨擊無數天主教徒的信仰,真是一種侮辱而且不負責任的態度。他沒有真憑實據支持這些爭論,因此他羞辱數億人信仰的企圖是叫人難以接受的。宣稱天主教徒不斷殺害天主的後代,任何有信仰的人不會輕易茍同布朗這種論調。

   前面已經提到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君士坦丁下令改編或重寫福音,否則基督徒一定會拒絕的。教會那時正從慘絕人寰的宗教迫害中走出來,基督徒被活活燒死或餵了獅子,正是為了抗拒否認他們的上主和祂的聖經。如果說那些著作被篡改了的話,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而且一定會引起一場不會被歷史家們遺忘的驚人爭辯。

要改寫聖經事實上也是不可能的,因為已有幾千份的手抄本存在了,跨越地中海,由歐洲到北非。釵h我們現在擁有的早期的聖經手抄本都失落在沙漠裡,直到後來才被現代的考古學家逐漸發現。它們的內容與後來版本所含的教理都是吻合的。

尤有甚者,比君士坦丁更早以前的教父寫作裡的教導和福音引句與正典福音是雷同的。

 

「秘密的」主業會(Opus Dei)到底是什麼?他們的修道院在那裡?

Opus Dei(拉丁文,意思是天主的事業)不是一個「秘密」組織。是羅馬天主教會裡一個合法機構。由西班牙籍神父聖若瑟瑪利亞•施禮華於1928年創立。宗旨是幫助一般平信友在日常生活中以及藉著平日活動,特別是透過工作來尋求聖德。只有百分之二的主業會成員是神父;其餘的皆是平信友。主業會中沒有修道院,因而更沒有所謂的主業會隱修士。

有少數的主業會成員稱為numerary會員,他/她們選擇獨身的召喚,以便完全自由地服務教會。然而,他們並不發願、不穿任何會服、也不睡草蓆,或整日祈禱或行身體克苦,換言之,他們的生活與「達文西密碼」描繪的毫不相干。他們和光同塵地從事世俗的工作和職業。

在看「達文西密碼」時,讀者遇到一個很大的困難,就是作者丟在你面前一大堆勉強可以歸納成「資料」的東西,他沒有告訴你那些「資料」是他捏造的,那些是真實的但無聊的,那些是真實的但被他扭曲了來支持他虛構的結論。因此作者對教會的誤解使他創造了一個人物──他的生活和行為是出版業歷史中最可悲的污點。可憐的西拉不僅是個愚蠢的albino殺人犯,而且還被架上一個在教會沒有隱修士的機構裡「隱修士」身份。

 

「達文西密碼」的影響真的只限於一本虛構小說會造成的嗎?

那些認為「達文西密碼」真的只不過是本虛構小說的人,不了解這種欺騙的手法正是書的力量,人們時常透過虛構的書,不經意地接受了他曾深思熟慮而堅持反對的立場。這就千真萬確地應驗在「達文西密碼」的作者丹•布朗身上,他聲明即使他現在要寫一本非虛構的書,也不會改變任何基本的斷言。

結束本文之前,請讀者試讀下面這個比喻:假如有個小說家告訴你:「我

要寫一篇有關你家族的小說,把你的家人寫成一批作姦犯科的土匪強盜,我會用你的、你的父母和祖父母的真實姓名,所以有關你們的資料有一部份是真實的。然後,我會將故事呈現為一個經過仔細考證的歷史小說。但是,你不用擔心,這只是本小說。出版以後,我會給你一個機會為這本書的真假作辯護的。」當然囉,我們假想中的作者有所有的權利出版他的書。可是我們不得不問:任何正當、有點責任感的人會寫一本這樣的書嗎?尤其當它在國際間走紅,被釵h讀者信以為真時,還去拍製成電影嗎?我們很難相信新力電影公司和丹•布朗迫不及待地要將這本書的「假戲」當「真做」。

(參考資料:1. Catholic Answers: Cracking the Da Vinci Code 2. The Da Vinci Deception, by Ascension Press & Catholic Ex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