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捏造事實的達文西密碼

-- 一本裡面充斥著誤導讀者內容的小說

Other resources

作者:鮑曉鷗 (台大外文系教授) 

丹•布朗暢銷小說的主要目的,似乎是想要針對「真正的耶穌」做一可靠並且吸引人的紀錄。但事實上,此書提到有關天主教會可能存在一個陰謀,就是想要隱藏一個足以破壞天主教會存在基礎的事實,他只是讓讀者在心中產生了困惑與懷疑,特別是對那些天主教徒或基督徒讀者而言。簡言之,該部小說是以直敘的方式描述耶穌基督,並且把他當成一位提出崇拜已失落的「神聖女性」及希望以假想的妻子瑪利德蓮來重建該信仰的聖者。因此,耶穌基督並非他自己所宣稱的天主,而僅僅是個人,他企圖讓這個世界回歸到「神聖女性」的崇拜,並且想要建立一個可以復興此一敬拜方式的教會。這也是為什麼他把信仰託付給瑪利德蓮,而非我們一般人所認為的伯多祿。 

這樣的故事使我們如今才得知,是因為早在西元第四世紀,也就是耶穌死後的三百年,君士坦丁大帝—羅馬帝國第一個支持並保護教會的皇帝,從基督宗教裡面廢除了「神聖女性」的崇拜,並否定耶穌的人性,而且頒佈敕令宣稱耶穌就是天主。為了建立此一敕令的永久性,君士坦丁大帝首先召開尼西亞大公會議(西元325年),在會議上表決通過父權、威權且反對女性崇拜的信念。接著,君士坦丁大帝在眾多福音書中選出四部做為「正典」,這四部福音書被認為其內容具「安全性」,並壓抑那些影射耶穌和瑪利德蓮結婚的福音書。同時他也試圖要除去耶穌所有的子嗣。他在前面幾項事情中成奶F,然而最後一項卻失敗。有些耶穌的後裔逃到法國,在數個世紀之後,耶穌的後裔甚至透過墨洛溫王朝(Merovingian dynasty)掌控法蘭西。 

在中古時期和近代的歷史中,耶穌後裔的歷史,可以說就是對抗教會不斷迫害的歷史。因為如果這個真相被揭露,教會的權威將不復存在。所以教會成它a唆使加洛林國王(Carolingian kings)將墨洛溫國王放逐,這導致墨洛溫國王組織了一個名為錫安會(Priory of Sion)的秘密社團,其主要目的即是為了保護耶穌的子嗣及他們的秘密。與錫安會有關連的聖殿騎士也被迫害和殺害。歷史上一些有名的藝術家或文學家,都被認為是錫安會的秘密首領,唯一例外的是達文西,他在他的作品中留下了有關此一秘密的線索。教會不斷地壓迫「神聖女性」的崇拜,例如在歐洲的獵巫行動中殺死數以百萬計的女巫。然而耶穌的子嗣—真正的聖杯,仍舊繼續存在於普朗塔家族(Plantards)和聖克萊家族(Saint-Clairs)之中。 

丹•布朗的小說接著進入到第三個時期,就是現代。錫安會最後決定要藉由其現任總會長—羅浮宮博物館館長賈克•索尼耶赫(Jacques Saunière),將此一秘密揭露給世人,他同時也是一位研究古代女神和「神聖女性」的專家。索尼耶赫被發現死在羅浮宮內,很可能是遭到謀殺。在臨死之前,他在地板上用他自己的血寫下一連串神秘的密碼。索尼耶赫的孫女蘇菲•納佛(Sophie Neveu),是一位為巴黎警方工作的解碼學專家,接著也進到故事裡面來。索尼耶赫在臨死之前打了一通緊急的電話給蘇菲,因為他想告訴她有關他們家族一些重要的事情。羅柏•蘭登(Robert Langdon)被認為是本案主要的嫌犯,他是哈佛大學宗教符號學教授,當時剛好也在現場。蘇菲知道蘭登是無辜的,所以幫助他逃走。在蘭登及學者李伊•提賓爵士(Sir Leigh Teabing)的幫助下,她開始研究女神崇拜並且將達文西的畫作予以解碼。提賓爵士也向她解釋,是君士坦丁大帝將梵諦岡建立為一個新的權力中心。 

在同時,讀者被引導去相信天主教團體主業會(Opus Dei,拉丁文原意為「天主的事業」)是謀殺案背後的主謀;該組織在法律上具爭議性。理所當然地,一位「激進」的教宗考慮要切斷教會與主業會的關係。這導致主業會監督(即會長)接受錫安會秘密會長所開出的條件,同意以高價購買錫安會存在的證明,主業會監督便可以用這些證明去向教廷勒索。這位錫安會的會長事實上是一個富有的英國人,也是一位反天主教的教授,他想要將錫安會的秘密公諸於世。他責備錫安會因為畏懼天主教會而保持沉默,因此同意僱用一個主業會修士去執行上述的謀殺行動。 

這本小說無可避免地帶進一段蘇菲和蘭登之間的戀情。蘇菲發現她的祖父索尼耶赫是錫安會的總會長,而她本人正是耶穌後代中最後一個子孫,瑪利德蓮的墳墓就在羅浮宮入口處玻璃金字塔的底下,這座玻璃金字塔的興建是法國前任總統密特朗的計畫,他也是秘密社團共濟會的會員。

達文西密碼其實只是一本小說,任何人都不能將其視為歷史事實。然而作者卻在名為「事實」的段落中,用以下的話語混淆讀者的視聽:「在本小說中,有關藝術品、建築、文件及神秘儀式的描述都是確切屬實。」換句話說,丹•布朗試著要在小說中闡述一些歷史的概念。因此就歷史學者批判的角度來看,這本小說的內容相當膚淺。持平而論,丹•布朗宣稱的事情都缺乏穩固的基礎,並且錯誤百出。例如在第一世紀的著作中,已經清楚地陳述耶穌就是天主。Muratori正典(西元190年)已經說過,福音書正典只有四部,並將所有的諾斯底(Gnostic,也有人譯為「諾斯替」或「諾智」)福音完全排除在外。同樣地,尼西亞大公會議中也沒有所謂激烈的爭辯。在三百位出席的主教當中,只有兩位投下反對票。況且梵諦岡是在十四世紀之後才成為教宗的正式住所。錫安會在中古時期並未存在。它是一個由法國人皮耶•普朗塔(Pierre Plantard)在1956年成立於巴黎的新騎士組織。在十七世紀的歐洲,有釵h的女巫被燒死,但沒有幾百萬名之多,而且也並非只有婦女。事實上有釵h被燒死的人剛好都是在新教國家(protestant countries)。哈佛大學並未開設宗教符號學課程,主業會這個組織中沒有修士,謬誤之處還有很多很多。 

最後我們要問,這樣的小說為何可以賣出數百萬冊?這個問題不容易回答,但我們可以想想,三年多前丹•布朗出版一本名為「天使與魔鬼」(Angels and Demons)的小說,與達文西密碼的風格相近,有些人物更是與蘭登類似。那是一部失敗的作品。這兩部作品又有何不同?首先,丹•布朗在達文西密碼一書中軟化其反天主教的立場,以取得讀者們更多的信任;其次,他運用了眾人遺忘的諾斯底主義,因為諾斯底主義有強烈的女性主義和神秘主義,可以賦予耶穌嶄新和奇特的形象,此一形象與新時代(New Age)潮流融合在一起,曾在美國和世界各地相當風行。這樣的故事內容被牛津大學及哈佛大學的教授們評為成人版的「哈利波特」。最後,我們不妨這麼說,這本小說利用釵h對信仰所知不多的基督徒,以一種嚴肅的態度將虛構的故事看做是真實的歷史或是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