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現代諾斯底主義者眼中的耶穌

達文西密碼的主軸之一

Other resources

作者:鮑曉鷗 (台大外文系教授)

說諾斯底主義(Gnosticism,亦有譯為「諾斯替主義」或「諾智學派」者)是一種思想,但基本上它也是一種態度(attitude),信仰諾斯底主義的信徒認為他們擁有一種特別的知識。由於具有相當程度兼容並蓄的特性,諾斯底主義屢屢都和當時流行的思想靠攏,所以也就不容易給予一個精確的定義。諾斯底主義的信徒宣稱他們擁有秘密的知識,一種通常在危險的時期才會顯現的知識,並且認為他們有理解事實(reality)的較佳能力,而且可以得知超越現實層次的事物,所以理論上他們擁有較高的智慧,可以讓他們不受世俗規範的限制。正因為「達文西密碼」一書以諾斯底主義為基礎,所以才會讓這本小說造成熱賣。

在現代,諾斯底主義曾在新時代(New Age)等運動中出現,並且也在神秘教派(occult)、新異教(neo-pagan)及激進女性主義團體中出現。最早的諾斯底主義可以追溯至基督宗教之前的柏拉圖哲學思想、伊朗神學和猶太教傳統。少數人也認為,在第二至第四世紀左右,諾斯底主義的思想滲透初期的基督宗教,嘗試以與四福音書(馬竇、馬爾谷、路加和若望福音)作者不同的角度闡釋耶穌。然而四福音書是在第一世紀就寫成,且其作者有的跟耶穌有過來往,有的則見過第一批宗徒。時至今日,大部份嚴肅的基督徒(含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學者都同意,四福音書約在第一世紀的下半世紀寫成,亦即在耶穌死後的數十年間,也就是多默(Thomas)寫成諾斯底福音的一個世紀之前。至於這四部福音是否為最早的福音書,或者福音書作者間是否有相互影響,學者的意見仍有分岐。然而可以確定是,這些學者都不認為有關耶穌生平的描述應該還有其他版本的存在。

有關諾斯底主義最早的討論,可以在早期教父的著作中找到教父們對諾斯底主義的批判。晚年才有人開始嘗試去系統化整理諾斯底主義的神秘思想。諾斯底主義近期的復甦,是因為一九四五年在Nag Hammadi (埃及北部)發現一些諾斯底主義的古卷。這些古卷是在第四世紀寫成,但有些可能是早了一兩個世紀寫成。Bentley Layton將些古卷編成諾斯底聖經,包含了46部作品,遍及諾斯底思想的各個學派,例如美索不達米亞北部、巴西里德斯 (Basilides)和赫米斯 (Hermes)等學派,其中最激進的就屬瓦倫汀(Valentine)學派及其追隨者。在這些作品中,有三部可以歸類為福音書或描述耶穌生平的作品。然而如同學者Craig Blomberg所說的,如果我們把前五世紀所謂的福音書算進去,大概會有24本,這些作品多半是收錄耶穌說過的話,並沒有直接寫到耶穌的生平。換句話說,它們不是真正的福音書。最古老的諾斯底福音書應該是多默福音,大約在西元150年寫成,亦即馬爾谷福音寫成之後的100年。其他的福音書像「真理」(Truth)、「斐理伯」(Philips)、「埃及人」(Egyptians)、「瑪利亞」(Mary)和「伯多祿」(Peter)等福音書,分別在第二世紀至第四世紀間寫成。其他大部份的福音書,有些是全部在第十九世紀寫成,有些則是部份在第十九世紀寫成,這也說明了為什麼這些福音書是在二十世紀之後才陸續被翻譯及研究。

這些資料最多只是一些有趣的文獻,因為它們提供了對於諾斯底團體相當不錯的描述。但在時間性、正確性和品質上,都無法和四福音書相提並論。如同賓州大學教授Philip Jenkins在他所寫的「隱藏的福音」(Hidden Gospels,牛津大學2001年出版)一書中所說的,晚近諾斯底文獻得到不少的回響。這似乎是在回應對天主教會教導及權威的挑戰,也是一股塑造耶穌現代形象的潮流。在媒體誇大以及片面報導的情形下,資訊往往就這樣被扭曲。這些資料就成了丹•布朗小說「達文西密碼」故事的主要依據,其塑造的耶穌的形象,剛好就是目前世人所想要的。在他的作品中,丹•布朗揭露出耶穌死後基督宗教開始演變的各種不同面貌,每一個基督徒團體按其對耶穌的瞭解而去實踐信仰,每一個團體也都主張其合法性。然而在第四世紀的大公會議中,在羅馬皇帝君士坦丁的贊助下,天主教會將其認同的經卷宣佈為正典,並將其他經卷宣佈為異端(僞經)。然而「正統的」基督宗教在隱藏這些經書的計畫中,只獲得了部分的勝利。有些經書雖然從此消失,有些則處於半隱藏狀態,或者已經得不到大家的信任。因此根據丹•布朗的看法,現代發現的諾斯底世界,有助於還原福音書的真實面貌,亦即強調進步、平等和女權等觀念。這些福音書的部份內容似乎透露出這種訊息,然而有些福音書,像是最受到諾斯底主義信徒推崇的多默福音的最後一段,就沒有完全符合諾斯底主義強調女性主義的特點:「西滿•伯多祿告訴他們:『讓瑪利亞(指瑪利德蓮)離開我們,因為女性不配得到生命。』耶穌接著說:『我自己將會帶領她,讓她成為男性,所以她的心靈將會跟你們這些男人一樣。因為每一個將自己變成男性的女人,才得以進入天國。』」至於指稱耶穌和瑪利德蓮是對夫妻一事,唯一的資料來源只有斐理伯福音。如同聖經專家Massimo Introvigne所說的,那只是西元第二世紀或是第三世紀初期,瓦倫汀學派寫的一部教理問答。瓦倫汀學派是諾斯底主義的一個支派,當時信仰一種與天主教會不同且完全獨立的宗教。這也就難怪,對於丹•布朗觀點批評最嚴厲的,多半是一些解經學的專家(以批判的角度詮釋聖經的學者),而他們也認為丹•布朗只是在艱澀研究領域中的一個專門製造麻煩的掠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