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之聲 (四):旅者留之

收留旅人就是收留異鄉人,就是在我們安全穩定的世界中騰出一點空間給需要幫助的人。

來自監督
Opus Dei - 監督之聲 (四):旅者留之

「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那時候聽到耶穌話語的人,都很清楚旅途上的各種危險:強盜、野獸、惡劣的氣候或其他不測。基督來到世間時,瑪利亞與若瑟也同樣經歷過作為旅人的無助。一次又一次,他們被拒絕在白冷城的門之外。只有一個小小的馬廄願意收留剛誕生的天主。隨後,聖家為了逃避黑落德王的追捕,逃往一個陌生的國家,他們在倉皇之中幾乎什麼都沒有帶走。

教宗曾說:「耶穌的宣講展示給我們這些哀矜,使我們可以反省自己是否真像祂的門徒那樣生活」。因此,在我們個人的祈禱中,我們也應該問天主:主啊,你要我們收留旅人的原因是什麼?你希望教我們什麼道理?

收留旅人就是收留異鄉人,就是在我們安全穩定的世界中騰出一點空間給需要幫助的人;就是提供保護給受威脅,放棄一點自己的舒適、分享我們的幸福,也犧牲一點我們自己的安寧,並且帶著表裡如一的喜悅施行這一切。

最近幾個月,我們每天帶著痛苦的心情,看著成千上萬的人耗盡心力和生命,為了能在另一個國家或地區得到一個更有尊嚴的生活。這並不是新現象,但近來的社會不公以及戰爭已使得海洋或其他自然的邊界都無法阻擋這股移民風潮。

旅人的形象已經不再遙遠,他越來越頻繁地出現在我們城市的街頭。教宗指出,如果我們對這些家庭艱苦旅程冷漠以待,我們就「已經失去了手足責任的觀念」。

數世紀時間內發展於基督信仰之溫暖的社會,如今要面對這艱鉅的挑戰。因此,我敢說,只有當我們每日都努力活出基督的愛德時,我們才有能力接納被迫離開家鄉的人。這種慈悲多次透過傳道士、修會會士和修女及許多的善意男女在他們的家鄉給他們帶來安慰,我們實在應感謝這些人這種慈悲如今也將啟發很多人的創意。

我們必須發展多元的計劃來分配那些不可或缺的生活保障,例如工作機會、住、教育資源等等。我們很清楚這主要關乎倫理層面的責任、而非僅僅是經濟上的問題,因為當一位弟兄聲討他的正義,一個基督徒有責任用愛德回應

福音告訴我們在猶大和加利肋亞宣講時,是如何受到祂許多友人的熱心接待。對於向祂敞開家門的人,耶穌改變了他們的生命:瑪爾大、瑪利亞和拉匝祿因此分享了贖世主的友誼、法利賽人西滿學到寬恕的價值、匝凱放棄他自私的生活方式。現在,在這個時代,基督繼續尋找在移民和逃難者中願意接納祂的朋友們。

我都可以每日在聖體聖事中接納主來到我們的靈魂。我的弟兄姊妹和朋友們,讓我們想一想:我們可以如何待贖世之主?我們是否像福音中的這些人物,在主到來之前好好布置我們的家,準備好我們的心靈?我們用哪些愛德的細節來照顧這神聖的旅人?

我們講聖體聖事,並不是脫離慈悲的主題,因為只有一顆知道如何對待基督、如何每天多愛基督的心,才有能力接待那需要幫助、需要工作或是需要特別照顧的弟兄。

如果我們用心領聖體,主會使我們每日更加慷慨,對他人的苦痛更加敏感,更有所準備奉獻我們的物質財物、時間和其他才能。

聖施禮華也曾經受過逃難和尋找庇護的苦痛。西班牙1936年的宗教迫害逼得他不得不在馬德里不同的地方、在狹小的閣樓和房間、陌生的環境裡躲避追捕。倘若認為身邊的人不會告發他,他就明白地揭示他神父的身份,無畏地讓他們能夠參與聖事,譬如告解和聖體聖事,這些服務在那幾個月中都是人心最大的慰藉。透過這種方式,在戰爭的恐懼和仇恨之中,基督再一次走入那些人的心靈。

在結束這一次與你們的對話前,讓我們向聖母和聖若瑟祈禱他們在白冷是旅人、在埃及是移民,祈求他們教導我們向基督打開生命的大門,祂正在呼求我們慷慨地歡迎那些需要被接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