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督之聲 (五):埋葬亡者

我的兒女和朋友們:認識死亡就和認識生命一樣重要,而且在這兩者中我們都可以得到幫助。

來自監督
Opus Dei - 監督之聲 (五):埋葬亡者



最後一個形哀矜是埋葬亡者。我們再次將目光轉向在福音中與我們對話的基督。在祂受難的過程中,人類的殘暴拒絕給與吾主任何一絲憐憫,我們看到祂被俘虜、忍受口渴、病痛、赤身露體並被祂的人民所拒絕。

然而,基督才剛在十字架上死亡,我們在祂的肉軀上就已目睹了慈悲的姿態,這慈悲是天主散播在人心的種子。好些虔敬的雙手將吾主從苦架卸下,交給祂的母親,然後為他穿上乾淨的裹屍布,埋葬在新的墳墓裡。

我時常默想這段福音,我確信那雙配得取下基督遺體的雙臂必然屬於祂的母親,因為她的一生是如此潔淨,對她的兒子和其他所有的人都是如此慷慨大方。默想這場景,我們心中必定燃起一道希望的光輝,儘管我們了解人類不懂得在救主降生時迎接祂,祂在世之時又虐待了祂,但我們至少給了祂一個體面的安葬。

聖施禮華這樣描寫這一個景象:「尼苛德摩以及阿黎馬特雅人若瑟都是基督的私淑弟子,藉著他們的顯貴地位,為耶穌代辯。在這無人顧聞,完全被人背棄和輕蔑的時刻,他們audacter,大膽地(谷十五43)出面為祂作證,何等英勇的氣概!」

主業團的創辦人用以下的話語繼續他的祈禱:「我也要偕同他們一起走到十字架下。我要以愛的火焰,伸出雙臂,緊抱著那冷冰冰的身軀,基督的遺體。我要用我的補過善工和克己,取出祂手足的鐵釘,我要用我的純潔生活的新殮布包裹祂的遺體,並要把祂埋葬在我活生生的心胸裡,那裡無人能使我們分離,主!祢休息吧!當舉世的人遺棄祢、輕視祢時......,主,serviam!我會服侍祢。」正如他向我們建議的,聖施禮華每天都活出福音中的場景,將自己想像成其中的一個角色。

基督的誕生是為了藉死亡而拯救我們。這畫面應該感動我們的心靈,因為死亡是我們生命的一部份,它幫助我們賦予意義在此塵世所度過的時光。「在希望內得救」這篇通諭中,我們看到只有耶穌基督「指示給我們死亡以後的道路;而只有能夠這樣做的人,才是真正生命的老師真正的牧人必定認識這條經過死亡幽谷的道路」。

我的兒女和朋友們:認識死亡就和認識生命一樣重要,而且在這兩者中我們都可以得到幫助。每位基督徒無論是他自己或其他人都得面臨這個時刻,帶著希望和安寧。有時候,在病人或非常虛弱者面前,我們可能會有誘惑,不去談及關於死亡的話題。然而,讓我們不斷地認清,幾句幫助和安慰的話語,能夠給與靈魂一些撫慰。

為病人的傅油聖事並非一定得成爲痛苦和沮喪之原因:在這個時刻,對於一位可能正面臨未知的病人帶著可理解的焦躁不安天主的恩典正支持著他的靈魂。我們讓天主來採取行動。一次又一次,我們司鐸們見證了在賦予此聖事時,天主的慈悲是如何減輕臨終者的痛苦。在這些場合中,我們所有人都可以和病人一起祈禱,自然地與他們談論天堂,以我們的信德支持他們,提醒他們,他們並不孤單,因爲天主的愛在永生等待著他們。

1932年的一天,聖施禮華在馬德里總醫院陪伴一位臨終者。這位弟兄,面對著即將到來的死亡,想起他生命中所有的過錯;他對天主的侵犯使他的靈魂焦躁不安。主業團的創辦人在幾年後回憶起這個場景:「在我還來不及阻止他以前,他大聲地對我說:『我無法用我污穢的嘴親吻吾主!』我對他說:『但聼著,很快你將在天堂擁抱祂,給祂一個很大的親吻。』」這弟兄安祥地過世,由這位聖人司鐸的信德所支持著,在最後考驗的時刻陪伴在他身旁。

埋葬死者這項工作,充滿著機會能夠增強仍在世生活者的信德。經歷近人過世者,將會很感激由我們的祈禱和寧靜所帶給他們的陪伴:如果我們得說幾句哀悼之語,我們可以試著給予超性的話語,好使我們的信德可以成爲需要者的安慰。

同樣也非常符合基督徒舉動的,是實際照顧亡者安息之處,例如清理他們的墓園,以及擺置一些花朵。這不只是為了追思他們以及為他們的靈魂祈禱,此些對亡者的關照也同樣顯示了我們對於肉身的敬重。我們深信肉身的復活,並且,我們認識的亡者他們的遺體所在之處也提醒我們,他們將再度回到生命。

任何在墳幕前祈禱過的人都曉得愛並不止息,而仍然活著。信徳讓我們確定,天主的慈悲能夠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通過死亡的屏障。這慈悲的力量是多麼強大,以致於,感謝耶穌基督的復活,我們的愛能夠伸展至生命的界線外。

讓我們自然地轉向瑪利亞,被釘十字架者的母親。當人們將耶穌從十字架上卸下時,祂在瑪利亞的膝上安息。她仍然細心照顧祂,甚至在她心碎的時候。教宗方濟各說:「沒有人向瑪利亞一樣了解這個奧秘的深度:天主降生成人為了救贖我們。她生命中的一切,都體現了化為肉身之慈悲的臨在。受難以及復活者的母親進入了神聖慈悲的庇護所,因為她密切參與祂愛的奧秘。」正如聖父教宗邀請我們的,讓我們在每日生活對生者和亡者的服務中,效法痛苦聖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