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一粒糖不拿去吃

Jay的一家是沒有宗教信仰的家庭,而舅父是基督教牧師。

個人見證

Jay的一家是沒有宗教信仰的家庭,而舅父是基督教牧師小二時舅父帶他返基督教會,當時他只是參加那些遊戲活動,目的只想與同年紀的小朋友聯誼一番。

中學時他入讀德信中學,那是一間由天主教的主業團提供靈修培育的中學。但由中一開始則常規地參加基督教活動,上查經班跟他們一起查經,並且聽關於他們的靈修生活雖然正在就讀的中學常提供天主教的靈修活動,例如彌撒等,然而中學大部分時期還未正式認識天主教信仰,而且因基督教的影響,令他對天主教反感。

所以在中四AWE program的旅程中,他與一位老師去羅馬時,他對這旅程感到不愉快,因為當時他還很反對天主教,而且因那裡的教堂有很多天主教的「偶像」,每次去教堂時唯有只做自己,而內心則不參與一起的祈禱,並因常處於「偶像」之間而覺得對不起基督同時與一位天主教的同學討論關於拜聖人,同學指出天主教只是藉聖人給信徒一個榜樣,而不是拜他們,那時他對這同學的說法沒有什麼意見,而且因著與老師的友誼,不願再深入討論。

在高中期間,他經常協助中學校長預留課室舉辦活動,使他與校長的接觸更多,傾談生活事至個人的事,從而他們的友誼更鞏固,到了中六他甚至與校長開始傾談關於信仰的事此之前,Jay已有些懷疑自己教會的指示,引經據典很牽強,他很多時只有無可奈何地服從,例如禁止男士戴耳環,他們的解釋是因天主當初創造男人和女人已具體分別了性別,而戴耳環是屬女性,所以男士不可戴,然而卻沒有引用聖經指出為何耳環只屬女性的裝飾物。另外,在中學期間又看到不同新教教會有不同標準,他一直都覺得基督道理應只得一個,沒理由各有不同,互有矛盾,好像天主道理是模稜兩可的,因此覺得他們的做法很像相信自己不是天主,因他們沒有一套客觀標準所以在傾談期間Jay也不像過去那樣懷有那份指責天主教的執著。

中六公開考試完結後,他也與他的中學老師傾談關於新教,當中談因信稱義新教的教導是人本身因原罪關係而完全敗壞,洗禮後便已經是完全好人,在洗禮後無論做好事或壞事也會成為好事,積極去做好事只是額外多餘的事情,正如馬丁路德所說:「洗禮是穿上基督,基督會像一件大外衣包裹了整個人,無論那人多麼污穢,基督的潔淨會把他包裝得很完美和很潔淨地去見天父。」然而他的中學老師給了他一個難以忘記的教導老師說若一粒糖不拿去吃,又怎會具體知道粒糖好?同樣,信仰不應只要求我們思想上去相信基督耶穌基督曾真實地活在世上,祂的具體形象和模範也曾給世人看見,所以我們應在行動上領受基督和實行基督所教導的,才能具體體會明白基督的美善。

中六公開考試放榜後,即暑假時期,他的中學老師邀請他到校長居住的穗禾學社燒烤,在那兒認識了不少新朋友暑假期Jay的時間比較充裕,他希望藉此認識天主教,所以他去了穗禾學社參加校長教授的慕道班,發現天主教教理更符合聖經和更理性。同時,Jay也常參加穗禾學社的靈修活動如默想和講座等,並發覺穗禾學社的環境對他來說是很適合祈禱的。他特別喜歡在小聖堂內的聖體櫃前祈禱,並發現這比只對聖經祈禱更有基督臨在的體會。還有他喜歡聖體櫃前祈禱也因當時他每天與一位常常說自己的缺點是「唱歌動聽」的中學同級老朋友去德信小學參與彌撒,在彌撒中聽到關於聖體的福音,他發現天主教對聖體整個真正基督真實實體地臨在的解說比新教的象徵論更正確。

藉著暑假期間的種種體會,令Jay無法想出什麼理由來拒絕天主教。最終Jay (Jacob)在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八日聖母始胎無染原罪瞻禮當晚領洗,成為一位天主教徒,現今他繼續參與穗禾學社的培育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