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請人談及歐華路主教的列品案過程

歐華路主教列品案申請人法拉維奧‧卡普斯蒙席(Msgr.Flavio Capucci)回應有關其生平的問題。

新聞
Opus Dei - 申請人談及歐華路主教的列品案過程

1. 教宗認可了一宗藉歐華路主教的代禱而獲得的奇跡,你可否告訴我們這奇跡是甚麼?

這是有關一個腦部受損及患有其他疾病的智利藉嬰兒得到康復的奇跡。這嬰兒在心臟停頓超過半小時,且出現大量出血的情況後,不僅得以繼續生存,整體情況還逐步好轉,最終能像其他孩童一樣過著正常的生活。這事件發生在2003年8月2日。他的父母以極大的信德請求歐華路主教的代禱,而且,當醫生們認為這嬰兒已死去,在沒有任何額外的治療下,完全出乎意料地,嬰兒的心臟開始重新跳動,直到每分鍾130下的水平。最令人驚訝之處是,儘管這個案被臨床診斷為嚴重級,但這孩童在十年後的今天,正過著完全正常的生活。

2. 奇跡獲認可後,要經過哪些步驟才可列真福品?

下一步驟將是由聖座安排日期。列真福品會在羅馬舉行,因為可敬的歐華路主教是在這城市逝世的。

3. 為何歐華路主教能成為真福品的候選人?他有甚麼成就?

他的生命是不斷地向天主的要求作「是」的回應。歐華路主教為教會和人靈英勇地奉獻自己,忠實地追隨聖施禮華的芳表,帶領許多人更接近天主。

為開展列品案程序,最決定性的因素是要確立其聖德昭著,且要是自發地和普遍地從一批天主子民中確立的。歐華路主教的列品案件得以開展,因為從他逝世那天起,這聲譽的特徵已非常清楚。世界各地許多人都肯定他是位有聖德的人,並尋求他的代禱,期望能藉他獲得天主的恩惠。列品案程序的作用就是要審核這美譽的基礎是否堅實。2012年6月28日列品部所頒布的英勇德行法令說明教會已就他聖德的生活作出正面的判決。

除了他個人在聖德上的奮鬥外,我們也要細看他怎樣在創立惠及普羅大眾的機構時作出決定性的推動。例如:剛果金沙薩的蒙哥樂醫院、奈及利亞埃勞古的尼日基金醫院、羅馬的生物醫學大學、聖十字架宗座大學和也是位於羅馬的上智之座國際宗教學院,在那裡數以千計的修士和司鐸接受嚴謹的信理及靈修培育。

4. 他的主要訊息是甚麼?

歐華路主教的教導包括有關信理的,如平信徒在教會的角色、公務司祭職的基礎,及他們與教宗和訓導當局的團結合一。然而,我會強調的是他人格中公認的特徵,忠信的德行。他是忠信於教會的典範(先是以工程師的身份,然後作為一位司鐸,最後作為主教),他是對教宗忠誠的榜樣,他也忠於自己的聖召,最後,更是忠於主業團的創辦人。忠誠應被視為一個滿有創意的德行,它要求不斷的內在和外在的更新。忠信不只是簡單地「保存」些甚麼,而是在已領受的寶庫中持續地發掘出新的潛力。

5. 在他眾多的德行中,你會特別強調哪一個?

除了他的忠信外,那些認識他的人,特別強調其他可能被視為較次要,但為基督徒卻是必須的德行。當中,我們可談及他和藹可親和溫文慈祥的一面,因為我們不能說他只時常微笑,不,他總是面帶笑容的。而且他心地善良,他總能為週遭散發出詳和的氣氛,特別在困難的時刻。我們也不能忘記他的工作倫理:他有極大的能耐去苦幹,從不放縱自己懶閒,但即使如此,他也總是面帶笑容的。他對自己和對別人的要求都非常嚴格,他會要求自己做到最優秀的表現,也這樣地要求他人。

可是,除此以外,我們更要強調他的愛德。他全心地熱愛天主和人靈。他擁有一份深厚的靈性父性的恩典。所以凡接近他的人都會想到他是一位明白事理的父親。他也寬大為懷,他對人,對每個人的忠誠都有無比的信任。

最後,我也想說說他的謙遜:他從不勉強別人接納他或是他的意見。當他被召任作聖施禮華的繼任人成為主業團的領導人時,他管治計劃的目標只是為要忠實地延續創辦人的芳表。

6. 對歐華路主教的敬禮,是否是局限在主業團內?

不是的。他的名聲真的可說是教會性的。我們收到12,000封有關藉他的代禱而獲得恩惠的署名記錄,很多是從主業團還未開展的國家寄來的。有關他列品案過程的通訊已印刷了五百萬份,在世界各地分發了一千萬張供私人敬禮的祈禱卡。我們真的可以說歐華路主教是教會的禮物,也是送給教會的一份禮物。

在他逝世時,若望保祿二世回想:「他那份積極的司鐸和主教生涯,他時常給予剛毅和信賴天主旨意及對伯多祿繼任人忠誠的榜樣」。當時的拉辛格樞機回顧歐華路多年在信理部服務時,說其特色是「他的樸實和隨傳隨到」,拉辛格樞機繼續說:「他以他的能力和經驗超卓地充實了信理部的工作」。

7. 歐華路在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及在聖座中曾擔任甚麼角色?

在大公會議期間,他是聖職及天主子民紀律委員會 (Commission de disciplina cleri et populi christiani) 的秘書長, 該部委曾編定了「司鐸職務與生活法令」(Presbyterorum Ordinis) 。他也是主教及教區管理和修道人委員會 (Commissions de Episcopis et Diocesium regimine and De religiosis) 的「專家」(peritus)。之後,他擔任議會諮聖部 (Sacred Congregation of the Council) 的顧問,聖職部的qualifier和教會法典聖座編改委員會的顧問。他也是教會法庭有關信理部事務的法官,在同一部委也擔當顧問之職。他是修會聖部的俗世會的秘書和冊封聖人部的顧問。

那些和他一起工作的人都強調他那份促進平信徒在教會使命中的權利(他的著作《教會中的信友和平信徒》是有關該課題的神學和教會法典權威經典),和他促進司鐸聖德的重要性和美善的決心。

8. 歐華路主教對非天主教徒有沒有甚麼話要說?

一如眾所周知,聖化工作是聖施禮華不斷地宣講的訊息,是主業團最核心的訊息,歐華路主教是把這教導具體化的典範。他一生中不斷地工作:首先是作為一位工程師,然後是一位司鐸,在後期則身為主教,他時常都賦予他的工作深層的意義,透過他的工作光榮天主,也為近人的益處。我想他這樣做正是因為他看到工作是成聖的「樞紐」,他給我們的教導是普遍性的,非只限於天主教徒,而是為所有願意把現世事實給予超性和靈性意義的人的。

9. 你可否提供一些達致他被宣稱為擁有英勇德行的資料?有哪些證人?

按教會的規範,我能透露某些公開性的資料。

有兩個程序同時進行。一個是由主業團的法庭展開的,因此監督被視為是展開列品案程序的合適人選,可是,由於他也是證人中的一員,他認為他不在自己所屬的法庭內,而是在主業團外應答會較佳,這樣做能認真地確保整個程序的中立性。因此,他請羅馬教區樞機代表委任羅馬代表區法庭全權負責訊問歐華路主教在管理主業團時的主要同工。當中也包括了他本人,也有數名居住在羅馬的教士。此外,由於有大量證人居於遠離羅馬以外的地方,有八個審查分別在馬德里、邦不隆那、花地瑪-萊利亞、滿地可、首都華盛頓、華沙、基多和悉尼分別進行。

期間,共會見了133位證人(除了當中兩位為兩個奇跡作敘外,其餘都是親身作證的)。證人中有19位樞機,12位主教或總主教,62位屬於主業團的證人,71位則是非主業團成員。

10. 你剛才提到你收到超過12,000封藉歐華路主教的代禱而獲得的恩惠的記錄。你可否告訴我們當中有沒有一類是「特類」的,是許多人都會向歐華路祈求的恩寵和恩惠?有沒有哪些恩惠讓你印象特別深刻的?

那些藉歐華路主教的代禱而獲得恩惠的人在他們信中談及各種各樣的恩寵,包括物質上的和精神上的。當然,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一些特別的治癒個案,當中也有數個例子,從擴散的黑色素瘤在向歐華路祈求後消失,也有一名孩童在游泳池遇溺後得到完全的康復。

但是想到你問到的「特類」,我會強調這位可敬的天主忠僕為家庭獲得的許多恩惠:已婚夫婦和解後再次融洽地一起生活;有時是在等待多年後才向他請求代禱後能生育兒女;與疏遠的親戚修好;也有些在被通知腹中嬰兒可能是患有先天性疾病或天生畸形兒,卻能誕下健康小孩的個案。歐華路主教是位注重家庭的人,他曾教授廣泛和深入的家庭教理。也許正是因為這點讓渴望就這方面尋求他代禱的人也自然地增加。

11. 有關同時宣佈若望保祿二世將被封聖的事件和認可作為歐華路主教能被列為真福品的奇跡的巧合,你有甚麼看法?

為我而言,這是極為可喜的事。真福苦望保祿二世和可敬的歐華路主教在梵蒂岡第二次大公會議期間相識,此後,他倆有極密切的連繫,而且,主業團對教宗有極深的信賴和孝愛。

他倆都是熱愛教會的牧者。歐華路主教對教宗慷慨無私的奉獻極為欽佩,他也盡其所能追隨真福若望保祿二世提倡的福傳開發計劃。也許正因此,教宗當時也曾鼓勵數位其他牧者向歐華路主教尋求靈修協助。

教宗對歐華路的感情也特別在歐華路主教逝世時顯示出來。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想要到主業團監督的住所,在歐華路主教的遺禮前祈禱。我認為,他倆都展現了他們的謙遜之德、他們對教會和人靈的熱愛、他們對聖母的敬愛和他們的父性。在精神上,他倆有著極密切的共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