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成聖的關鍵

聖施禮華常說:「我們的日常活動絕對不是不重要的事。相反,它是我們成聖的重要關鍵。」以下是「聖化工作」系列的新文章。

工作
Opus Dei - 我們成聖的關鍵

聖施禮華的教導是,日常工作,是所有能夠獲得聖化的俗世活動中,最基本和最原始的一項。他經常說,「如同我們一樣浸淫在世俗塵事之中,但卻決定親近天主的人,聖化日常工作是靈修的關鍵。」[1]

他也強調:「主業團唯一的目標,是著眼於在所有不同的種族和環境中,能夠有些男女,在所有現實和利益並存的世界中,透過日常生活,盡力去愛慕和服侍天主。」[2]

聖施禮華的這個教導,是他在1928年10月2日從天主那裡所得到的精神的一項獨特之處。它並不是唯一一種聖化世俗事務的方法,但它是切合主業團的精神、是主業團的精神的明確方法。由於人應該工作,「按主業團精神的成聖和使徒工作的超性聖召,肯定了人類的工作的召喚 … 其中一個重要的標記,正是決志要存留在這個世界中,從人性和超性的角度,盡量去做好自己的工作(當然,也要考慮到自己是一個有缺失的人)。」[3]

職業

「這件事足以顯示在日常的工作和活動可不是毫不重要的,相反,它倒是成聖的關鍵,因藉著智力和勞動的工作,我們可接觸天主,讚美衪和光榮衪。」[4]

在很多場合中,聖施禮華也用了「成聖的關鍵」指日常的工作,又指聖化日常的工作。因為工作成了這個關鍵的材料;又因為工作本身並不足夠,若果它不被聖化,它就不能作為尋找聖德的關鍵。所以我們要聖化自己的工作。

聖施禮華視為靈修生活關鍵的工作,並不是指任何一種活動。它不是指當作「嗜好」而做的、為培養興趣而做的、或有著其他理由而做的工作,縱使這些工作是為了需要,和必須付出努力去做。這是一條特別地關於職業的問題:一種被公眾認受的,個人在社會中塑造、服務、及建設社會的工作。這工作帶來責任、本分和權利,包括取得應有酬勞的權利。職業的例子是建築師,木匠,教師,和家務。

在某一方面來說,司鐸的牧職也是職業 (聖施禮華有時會這樣說 [5]),因為它是服務人靈的公眾工作,尤其是有關平信徒怎樣藉著職業,以基督化的方法來參與建設社會而成聖。這任務也很需要信眾和司鐸的合作,雖然司鐸職是一件神職,一項神聖的,不是世俗的工作,但是它不會自動地使一個實行鐸職的人成聖。一個司鐸也需要奮鬥,在他的職務中去成聖。他也要如聖施禮華所教的,以「真正的司鐸靈魂和平信徒心理」[6] 去聖化他的職務。

還有一點,聖施禮華常用「職業」去形容病患、年老、及生命中其他會消耗一個人可以用於工作的能力的不同情況,例如是因失業而去尋找工作。他以「職業」去形容這些情況,也清晰地表明,在這些情況中的人,也應該視它為必須要聖化的工作。一如對天主的愛,令我們工作得盡善盡美。因此,一個有病患的人,也能出於對天主的愛,和為了使徒工作的意向,而接受不同的醫療、運動或控制飲食,做一位「好病人」,聽命以至如基督一體,貶抑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這樣,當病患或晚年來臨時,它也會被轉化成職業。所以,按主業團的精神,追求成聖,是不會中斷的。工作就是成聖的關鍵。[8]

一般來說,「職業」是指幹活的工作,不是指其他活動。職業,在主業團的精神來說,正是成聖的關鍵。

平常生活的棉織

家庭、職業、和社會責任,就像一塊棉織一樣,是一個平信徒的成聖和使徒工作的原材料。這塊棉織,能夠以不同途徑被編織成。聖施禮華的教導的一個基本特點是,家庭和社會責任,都是以職業為中心。社會以職業去分辨它的居民。[9]

在世俗中成聖,需要「在社會的中心內成聖,為了應驗聖保祿的名言:instaurare omnia in Christo - 把所有事歸向基督。[10] 要實行此任務,必須聖化家庭,這個「人類社會的根源」,和社會的「原始和必要的細胞」。[11] 但是社會不只是由一些家庭雜亂地堆砌而成的,就如身體不只是由一些細胞雜亂地堆砌而成的。

一個社會的群體,有著組織和結構,有著它自己的生命。若要把基督的精神灌輸入社會裏,不單只是要聖化家庭,更要聖化各種社會關係,建造一個友誼與服務的氣象,給生活方式、時尚風氣、和消遣娛樂加上一個基督化的語調。但是,林林種種的職業活動,才是塑造社會的組織和生活,深入地影響家庭和社會關係的主要東西。

聖化工作(加上聖化家庭生活和聖化社會生活)不單只是按天主聖意去塑造社會的一個重要的環節,更是由這三件事所構成的棉織的「關鍵」。這並不是說,職業比家庭或社會的事務更加重要,而是職業支持著家庭和社會的共融性。一項責任的重要性和優先性,在於愛德,不在於它是職業、社交、還是家庭的責任。

工作可以成為整個靈修生活的關鍵,因為它除了是為了家庭的益處和為了構建基督徒的社會的一項服務之外,也是一份能透過德行而達致完美的事,這些德行,包括在勞資關係的、工作本身的勤勞性和責任感、正義感、和不同的有關堅忍、毅力、忠信和忍耐的表達。

因此,聖施禮華邀請我們視工作為一種工具,透過它,每一個人能夠切入於社會中,以某種方式在各樣人際的關係網絡中,在人的社群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職業和處身於世界當中,是不可分割的,互相依賴的,因此我們無法只明暸其中一項而對另一項無知。[12]

職業的召喚

由於在主業團中,工作是靈修生活的關鍵,所以我們可以明白它不但是超性聖召的一部分,而且是主要的一部分。[13]

每一個人的職業的召喚,來自幾個因素:天主賜給了他的質素和喜好,他身負的責任,自己的家庭和社會的需要,以及選擇事業的現實可能性。每一個人的「職業召喚」,就是由以上所有的因素,而不只是他的取向和喜好,而形成。它被稱為「召喚」,正是因為這些因素代表著來自天主的召喚,使我們賴以選擇最能適合我們成聖,和履行使徒工作的職業。

聖施禮華這樣寫道:我們不應忘記,職業的召喚是我們的聖召的一部分:「只要它是一條使你成聖,和幫助聖化他人的渠道。」[14] 因此,「若然有一天,職業變成了一個障礙,若然它耗盡你的一切,以至阻礙了你的靈修生活和自己其他的職責 … 它就不會是聖召的一部分,因為它已經不再是職業的召喚了。」[15]

由於職業的召喚在某一程度上取決於一個人本身獨有的情況,所以它不是固定的,和預定的,不受環境所約束的。「職業的召喚,在一個人的一生中會不斷地改動。經常會發生的是,當某人開始攻讀一個課程之後,他發現他自己會更精於另外的一種工作,於是便轉職;或是他最終會專注於另外一件與他在開始時所預料的有所不同的事業;或是他在全心地進行自己的事業時找到了一份可以令他改善家庭環境的、或是使他能夠更好地服務社會的新工作;又或是他因健康的理由而必須轉換新的環境和職業。」[16]

職業的召喚,是一個在社會上實踐某一項功能的召喚:不只是任何一項,而是在種種可供選擇的職業中,選取最能使一個人在工作中成聖及做使徒工作的一份。在履行他的職業時,一個人能夠「賺取生活費,支撐自己的家庭,為公益而作出貢獻,及發展自己的個性。」[17] 我們不應只選擇最容易的一份,就好像每一份也有著同等價值,也不應該膚淺地、以自己的喜好來選擇。選擇的準則,必須是對天主和對人靈的愛:我們怎樣可以更有效地拓展天國和提升人類的進步,使我們所獲得的塔冷通賺到成果。

當這個作為關鍵的職業穩放在適當的位置,這扇門便會安全和暢順地開關。當工作是穩固在神聖父子之情上,當它是一份天主兒女的工作:天主的事業,就像是基督的工作,日常生活這一整塊的織棉就在天主的恩寵前打開了。但是假若這個關鍵不存在,我們怎樣能夠以基督的精神去感染社會呢?如果它生了銹蝕、或是被扭曲了、或是被胡亂地排列,那麼,無論它是由價值連城的物料所造,它還有用嗎?

如果它跟一個人的家庭和社會責任互相矛盾,更或癱瘓它們,那麼我們應自問:沒有門的關鍵,可有什麼用呢?最重要的是,如果工作脫離了神聖父子之情這一個基礎,如果工作得不到聖化,它對基督徒又有什麼價值呢?

「讓我們祈求主耶穌的光照,懇求衪幫助我們,能夠在任何時刻都去發現那能將職業轉化為成聖的關鍵的神聖意義。福音稱耶穌為木匠,瑪利亞的兒子,faber, filius Mariae。那麼,我們也必需以神聖的驕傲,以行動去證明,我們是做工的人,是真正地工作的男女!」[18]

J. Lopez

[1] 聖施禮華,《天主之友》,61

[2] 聖施禮華,《會談》,10

[3] 同上,70

[4] 《天主之友》,81

[5] 參閱《天主之友》,265

[6] 聖施禮華,1945年 3月28日的書信,3

[7] 斐 2:8

[8] 聖施禮華,講道筆記,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馬德里,2013,165頁

[9] 參閱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馬德里,2013,222頁及續

[10] 聖施禮華,1950年2月14日的書信,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一册,81 (聖經引用: 弗:1:10)

[11]梵二,《教友傳教工作法令》,11

[12] 聖施禮華,1945年5月6日的書信,13,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馬德里,2013,161

[13] 聖施禮華,1954年5月31日,引述於Jose Luis Illanes,La santificacion del trabajo,Palabra,馬德里,1981,42頁

[14] 聖施禮華, 1948年10月15日的書信,7,引述於Ernst Burkhart和Javier Lopez, Vida Cotidiana y santidad en la enseñanza de san Josemaría, 第三册,馬德里,2013,180

[15] 同上

[16] 同上,33

[17] 《會談》,70

[18] 《天主之友》,62 (聖經引用:谷: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