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烏干達鄉郊村莊Mulajje的三個星期

我們一行二十五人來自是香港、巴塞羅那和坎帕拉的大學生和年輕專業人士

幫助社會的活動
Opus Dei - 在烏干達鄉郊村莊Mulajje的三個星期

十一歲的Charlie患有精神分裂症。倘若接受適當的治療,他便能正常生活。可是Charlie身處的Mulajje村位於烏干達荒蕪的郊區,不但沒有醫生或醫院,還缺乏合適的藥物。他在出生不久後更被父母拋棄,如今一貧如洗,並在一位同樣赤貧的基督徒遠親照顧下成長。這位遠親雖不曾聽說過慈悲禧年,但仍能像其他人般活出其精萃。一年前,Charlie在精神分裂症發作之時,以為有人把他推向身旁的篝火並把他的頭緊按在火焰中,於是將自己投進了火中。他的容貌及身體的其他部位都受到損毀,那烈火也吞噬了他一隻眼睛。他是我們在Mulajje的醫療中心所幫助過的病人中的一位。對我們而言,Charlie的經歷只是當地無數遭遇不幸之人的一個生活寫照。在梁醫生的照料下,Charlie得到適當的藥物,並已被轉介到專科醫生那裡接受治療。我們在Mulajje的那三個星期內曾經多次探訪他,而他面上可掬的笑容一次比一次燦爛。我們不但成為了Charlie的新朋友,更讓他身邊的小朋友不會因他的遭遇而害怕跟他玩耍。我們一起傾談、一起玩耍、一起祈禱。縱使天主的關愛常常不是那麼顯而易見,我們也因祂的不離不棄而獻上感恩。Charlie說天主真好,因為祂把我們帶到這座小村莊裡來。正如隨團神父所說,天主創造了萬物,是為了藉著我們的手向這在非洲窮鄉僻壤中,半身被燒傷並患有精神分裂症的孩子Charlie送上祂的愛。可見這村莊的詩詞文化並不與神學背道而馳。熱淚盈眶。

這是我們所面對的真人真事。我們一行二十五人是來自香港、巴塞羅那和坎帕拉的大學生和年輕專家。我們在2016年八月於距離首都坎帕拉100公里的Mulajje展開了義工之旅。我們向村民提供醫療護理服務,為當地學校建築新的課室,並為小孩子們舉辦了一個包括運動、衛生、數學、英語、和藝術在內的夏令營。在Raphael和Russel的悉心教導下,小孩子們學會了如何繪畫獅子、香蕉、和木瓜。這些大多是天主教徒的小孩子也學會了如何畫出他們所敬愛的聖母瑪利亞的聖容 。Raphael亦親自繪製了一幅聖母與當地殉道者聖基斯托(Saint Kizito)的畫像。這位年幼的聖人寧死不願放棄信仰;他被燒死,因此被列入烏干達殉道諸聖之一。我們把這幅畫像送給了為向有需要的人展示耶穌慈顏而奉獻自己一生的五位女英雄——村內的修女。修女們的芳表,使我們意識到,學習如何增進自己的靈修及學習如何真正去愛別人,這些是非常重要的。這些堅強的女性正是教宗方濟各在談論教會時所提及「戰地醫院」的代表。

每天清早,當醫生們為病人診斷時,其他的人便為學校建設教室。中午過後,我們在Conan和Ken的協助下向孩子們授課並跟他們一起運動。三星期內,我們總共照顧了3000多名病人。三名醫生和一名牙醫每人平均照顧了約50人,當中涉及的病症包括瘧疾、關節炎、風濕、愛滋病毒、各種傷口、真菌感染以及數百種或真或假的其他疾病。這些都是艱苦及低收入的務農生活所造成的苦果。

我們每天也會探訪病人、老人家以及一些因處於赤貧而不能來到我們醫療中心的家庭。雙目失明的老婦人Christine便是其中之一。幾年前,Christine在唯一的哥哥的陪同下來到了這村莊,但哥哥在不久之後離開了人世,遺下她在孤獨與無依之中。她住在一間僅僅有4平方米大的泥屋中,所擁有的不過是身邊寥寥可數的幾件物品。Christine在一位鄰居的幫助和照顧下過著她的生活,但這位善心鄰居的生活條件並不見得比Christine好——她是一個患有腰痛和梅毒的70歲女士,靠著在她擁有的一片巴掌大的土地上耕作來滿足生存的最低所需。她是一位好教友,也是聖母軍的成員。隱藏在她老態龍鍾佝僂的腰下的,是她善良正直,被耶穌所鍾愛的靈魂。我們探訪的這些人時常和天主保持對話。雖然他們會在情況許可的時候參與彌撒,並順便購買日用的必需品,但這些機會少之有少。在數次拜訪之中,我們有時會帶上醫生去為他們診症治病。我們一起祈禱,讚美那對我們不離不棄的天主。這些情境讓我們更深入地了解成為屬神的靈魂的真正的意義。我們給予了他們所需的藥品,並與他們分享了我們對聖施禮華的敬禮後,他們便隨即感謝天主「發明」了主業團,讓我們能夠拜訪他們。潸然淚下。

象皮病使Ezekiel的腿變得腫脹,皮膚硬化。儘管這病使他在工作中變得一無是處,但為了養活他的妻子及三個孩子,他不能放棄工作。哪一天他不工作,家人便要捱餓了。他節儉的生活使他能夠支付嫁妝,好能迎娶他那三肢受脊髓灰質炎而行動不便的妻子。他的妻子是個貧窮的穆斯林婦女,只能以在地上爬行的方式活動。除Ezekiel外,沒有人願意娶她。現在,她在塌了一半、沒有門、只能由牆上的破洞進出的家中照顧孩子們,負責家庭的起居飲食。他們的赤貧不只是我們聽說的,而是我們能親眼看見和親耳聽聞的。這種感覺一點也不令人愉快。再一次地,我們與他們一起祈禱、唱歌;和孩子們玩耍,並為他們帶來食物,雖然只是杯水車薪。村裡的神父會每月定期拜訪他們。神父將在下一次拜訪時為Ezekiel家中的幼子施洗。妻子也希望領洗,而Ezekiel正幫助她做準備。也許他所講授的不是最高深全面的教理,但他一字一句的背後蘊含着天主最單純的愛,讓他們藉此與祂心連心,直接地接觸無限神聖的上主。你可以在他們詳和的眼神中看到平安在向四處蔓延傳遞——那就是我們不時失去的平安。拭乾眼淚吧!感謝天主讓我們以那些少許的物資,換來了如此豐厚的靈魂層面的禮物。這是一個改變一生的經歷。為了去Mulajje,我們付出了善長們的捐款及自己的一些積蓄。但相對起我們得到的一切,我們所付出的確是最低的成本。

在烏干達鄉郊村莊Mulajje(短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