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業團與女性

達文西密碼虛假地描寫主業團對於女性和她們在教會及社會中的角色持不開明的觀點,而事實剛好是相反的。

常見問題

蔡浩偉主教,主業團監督:「我因看到主業團的女士們如何在社會中的每個行業工作而常常感謝天主:領導公司集團和醫院、在田地和工廠中工作、作彷大學教授和在學校執教;她們是法官、政治家、記者、藝術家;也有專一地,以同樣的熱忱和專業,在家庭中工作。每個人追隨著自己的路途,清楚自己的尊嚴,日復一日,以身為女性而自豪,並且獲得所有人的尊重。」摘自一個刊於智利的馬奇里奧(El Mercurio, Chile),1996年1月21日的訪問。

伊莉莎伯•霍斯?真魯維斯(Elizabeth Fox-Genovese)教授:「主業團有一個令人羨慕的記錄,就是教育貧窮的,和扶助不論單身或已婚的女性,她們任何她們所選擇的職業。總而言之主業團的存在是將尊嚴和尊重,聖化和目的帶給工作──由最卑微的到最崇高的各種工作──而我們這世界就是依賴這些工作。」取自,2004年1月3日的一句說話。

瑪利亞•華狄維蘭奴(Maria Valdeavellano)女士:「在主業團內的每一個管理層──地區,國家和國際性的──女性都有一個角色,包括選舉監督。」取自,2004年1月14日的一句說話。華狄維蘭奴女士是主業團監督在美國的區域特派員。

聖施禮華,主業團創辦人:「當說及平信徒和其使徒工作、權利和責任時,我,看不到有理由要對女性作出任何分別或歧視。所有已經領洗的人,男女同一樣,平等地分享天主子女的尊嚴、自由和責任……為了釵h理由,包括有些出自法律條文,我認為在領受聖秩的資格方面男女的不同應該保留。但在其他所有的範圍上,我想教會應該在她的法制,內部運作和使徒活動中完全明認男性和女性有著同等的權利和責任。」取材於一個訪問在1967年10月出版於西班牙的帕拉巴(Palabra),而在2002年由沙達出版社(Scepter Publishers)重新出版而納入於《與聖施禮華的談話》(Conversations with Josemar质a Escriv赔)一書中。

聖施禮華:「女性參與所有社會生活的不同領域是合理和完全正面的現象,是我先前提及的較廣泛的現象的一部份。一個現代的民主社會,必須明認女性積極參與的權利政治生活,而且它需要締造有利的狀況,方便每個想行使這權利的人。」取自一個在1967年10月刊於西班牙的泰華(Telva),而在2002年由沙達出版社(Scepter Publishers)重新出版而納入於《與聖施禮華的談話》(Conversations with Josemar质a Escriv赔)一書中的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