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

關於主業團的常見問題

關於主業團

Opus Dei (主業團)是什麼?

Opus Dei (主業團)─ 拉丁文「天主的事業」─ 是天主教會裡的一個聖統機構,是一個屬人監督團(praelatura personalis)。宗旨在於協助教會的福傳使命。人人皆可成聖的召喚和日常工作的聖化價值。主業團於1928年10月2日由聖若瑟瑪利亞施禮華所創立。

Praelatura Personalis (屬人監督團)是什麼?

Praelaturas Personales (屬人監督團)是在教會的範疇之內,由梵蒂岡第二屆大公會議和天主教法典所預視的。成立的目的是為了以極大的彈性達成某些特定的牧靈工作。屬人監督團內的平信徒們依舊屬於地方教會或他們居的教區。

主業團有那些特質?

主業團是一個國際性的屬人監督團(praelatura personalis),由一位監督與會內的司鐸和平信徒們(男士女士)所組成。屬人監督團的司鐸來自平信徒成員,這平信徒成員跟司鐸有機地為同一使命合作:散播在世上成聖的理想,及特別倡導去聖化工作。

主業團是否平等地對待男性女性?

男女同樣具有天主子女的尊嚴,他們同樣因聖洗而被召叫追求英勇聖德。Opus Dei的男女會員活出同樣的精神,推行類似的使徒工作,從事所有正當的職業,同樣地聖化工作和家庭。此外,主業團的男女平信徒成員,皆從事相同的管理和培育工作。

成聖是什麼?

成聖的意思就是在一切事上相似耶穌基督:思想、情感、言語和行為。愛德為成聖之特徵(愛主在萬有之上和愛人如己) 。所有的德行都出自愛德:謙虛、正義、勤勞、貞潔、服從、喜樂等等…成聖是所有被召喚領洗的人的最終目標─終身奮鬥,依賴天主的協助,才能到達天堂。

聖化工作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根據耶穌基督的精神行事:努力工作─第一流的、依照正義和尊重法律的、以愛慕天主和服務他人為目的,藉此協助世界從內聖化世界,使福音臨現於所有 的活動中,看似光輝燦爛的或是最卑賤隱藏的都不關緊要,因為在天主面前,最重要的並不是人性的成央C最重要的是在工作中所注入的愛心。

主業團提倡那些活動?

主業團為它的平信徒們提供牧靈的關照和陶成課程,藉此協助他們完成其在世的使命。同時也給予那些有意深入認識信仰的人培育課程。屬人監督團舉辦各種課程、講座、退省、靈修指導等等,為了幫助人認識並活出福音和教會訓導當局的訓導。這些培育是為男女分開舉辦的,盡量合乎於參加者的時間和地點,與他們的家庭、職業和社會責任互相配合。

主業團是否提供活動給年輕人?

主業團中心提供年輕學生和工作者培育活動,例如:教義課程、靈修指導、文化交流以及團結合作之計劃。在培育課程中,提醒他們讀書與工作的重要性,是為以後認真地服務社會和教會不可或缺的準備,同時成為和平與喜樂的播種者,以及建立一個更人性、更公正和更基督化的世界。

主業團最新的發展為何?

一名梵蒂岡幹事曾告訴聖施禮華說: 主業團「早了一世紀來到這個世界」關於主業團精神的一些新的方向包括有: 平信徒積極追隨普世成聖的召喚; 是基於聖化日常工作價值的精神; 屬於天主教會的一個機構,致力於這些理想的實現,成員有男有女,已婚,單身與寡居者,神父與平信徒,不分種族,年齡與社會背景,所有的人努力實現同樣精神; 此一理想從它創立以來幾年內便散佈到歐洲,美國,亞洲,非洲各地; 竭力尊重平信徒在個人環境(俗世的各層面) 內的自主權,並不把他們當作是教區神父的代理人,而是天主教會的所有成員,領洗後回應召喚而行事。當他們應用其他們不同的智慧或技能,藝術或科學,專業訓練或專才在工作崗位上或其它社會角色與義務上時,他們在俗世中享有完全自由並負擔個人責任。 當主業團創立時,其精神之釵h方向,透過福音基礎,在當時是被視作革命性的行為,一些人甚至稱之為異端:像是教會中平信徒角色的激進見解;女人的角色;婚姻是成為聖人的一種途徑等看法,俗世是一個人可尋求聖德的地方之概念,以及平凡中的需求與喜樂,日常生活為成聖的途徑或方法。這些觀念,之後成為教會正式教義的一部份,尤其是在梵二大公會議中。

主業團是否只開放給特定的人群?

否。主業團的會員權利是開放給每個人的,與其才智,能力或社會地位無關。是天主給予聖召,且實際上主業會成員中包括各式各樣的人士。當主業團在某一國家得以壯大,會員與社會相關的部份與該國家緊密相應。主業團主要的目標是推廣普世成聖的召喚,意指每個人皆被天主召喚成為聖人,不論社會對他們個人的職業或社會地位所評定的價值為何。 不用說,主業團團體性的使徒工作 (學校,醫院與其它社會工作) 開放給每個人與種族、國籍、宗教或社會地位皆無關。

會員

誰可以加入主業團?

來自任何國籍、文化、社會及經濟狀況的成年男女教友,發覺天主召叫他們在世上全心全力為祂服務,而自由地回應那召喚。事實上,加入主業團永遠是一個回應聖召的愛的承諾。目前主業團有八萬五千餘位成員。

已婚的人士可以加入主業團嗎?

屬人監督團的平信徒們大多數均為已婚的會員。他們皆在日常生活中盡力地跟隨耶穌基督:在他們家庭內外的工作中照顧家人,維持夫妻間永遠年輕的愛情,慷慨地接受天主賜予他們的子女,並且細心地教育他們,將信仰藉著榜樣和愛德傳給子女。

主業團裡有獨身會員嗎?

除了司鐸之外,有些平信徒們-男士與女士-,基於使徒工作之原由來保持獨身;而獨身亦是天主恩賜的禮物。這使得他們可以在不改變平信徒身份、職業、以及在教會和社會中佔有的地位等之情況下來專注地從事培育工作。

如何加入主業團?

入會的方式是藉由主業團屬人監督團與欲入會者雙方所做的正式聲明而完成的。它是基於欲入會者之言語價值及基督徒的誠信,另外,此聲明連帶著一項具終身效應的承諾:依據主業團的精神,來為成聖而奮鬥。因此,這需要足夠的年歲,以及一項自由、經過深思熟慮的抉擇。

在加入主業團之前需做何種準備工作?

一般說來,在申請加入此自治社團之前,應該曾經定期地參與過一些有助於深入了解主業團的培育方法(如:避靜、教義課程、靈修指導)。同時,也會鼓勵這些人以穩健的步伐試著來實踐此屬人監督團成員承諾活出來的基督徒生活,例如:經常地參與聖事、祈禱、做使徒工作,並且─整體上說來─以謙遜和間歇不斷的精神來為獲取德行而努力。

在俗司鐸可以加入主業團嗎?

那些已隸屬某個教區的在俗司鐸們不能加入主業團,但是他們可以成為聖十字架司鐸會 (Societas Sacerdotalis Sanctae Crucis) 的一員,此會是密不可分地與主業團屬人監督團團結合在一起的。加入該會的司鐸們並不改變他們在教區的原有身分:他們仍舊完全是自身所屬教區內的司鐸成員之一,並且如往昔般地隸屬他們的主教。他們承諾在行使司鐸職之中,依據主業團的精神來尋求聖德,並且要更加深入地與自己的主教和其他司鐸們緊密結合。

非天主教徒及非基督徒可以加入主業團嗎?

非天主教徒和那些屬於其他宗教的人們不能加入主業團,然而,如果他們願意的話,他們可以協助主業團。協助人 (Cooperators) 為主業團祈禱,並且以自身的工作和財物奉獻來幫助主業會自治社團在世界各地所推動的教育事業與社會援助工作。目前,主業團的協助人們包含了東正教徒、英國國教徒、新教徒、猶太教徒、回教徒、佛教徒、以及無宗教信仰者。

會員與當地主教與其它教會結構間有什麼樣的關係?

主業團的平信徒與其他天主教徒與他們教區的神父,主教與教宗間的關係是完全一樣的。 像是其他天主教徒受教區規定約束並跟隨主教的管理與指引,並根據個人情況完全加入教區的生活 。他們對主業團的承諾是開始於主教的權限而相輔相成的,並跟這些相關(例如,靈修發展與使徒承諾),於此,信徒可自由的選擇他們尋求聖德的途徑。

會員要作出那些承諾,以及他們是否需要宣誓?

主業團並不要求宣誓,會員依靠身為基督徒的榮耀,在主業團中實踐他們的承諾。 他們承諾尋求聖德並根據主業會的精神,來幫助他人達到相同目標,主要是透過他們的日常工作以及履行基督徒的一般義務來達成。

主業團的工作

主業團從事何類的使徒工作?

主業團的信友們所從事的主要使徒工作是:每個人在不組小團體的前提下,於其自身環境中,以自然和不矯柔做作的方式來實踐基督徒的承諾。使徒工作會讓友誼變得更加尊貴:一位好的基督徒會努力地去當一位好朋友,誠懇與忠誠的朋友。 除此之外,由於想幫忙解決週遭朋友所面對的問題,以及想幫助那些最需要幫助的人們,主業團的信友們與其他釵h人,協力推動教育事業和社會援助工作:辦學校、興建醫院、成立職訓中心、籌設大學等等。機構種類是相當多樣化的,且帶有各個國家和當地文化的特質。

每位會員做些什麼?

大部份時間,他們如同其他人一樣工作,過家庭與社交生活,就像他們不在主業團時,所進行的活動完全相同。 主業會的精神鼓勵他們強化這些日常工作的價值以奉獻給天主,並提供更好的服務給家人、朋友與社會。這樣,他們可透過工作以及其它日常活動,增長基督徒的美德並鼓勵其他人也這麼做。 為達成這個目標,他們時常參加彌撒,每天利用一些時間祈禱,神修讀書,與進行其它虔敬之活動。他們試著實踐基督徒忘我的精神,尤其是在一些小事上、在工作崗位上、家庭生活中都以他人為優先、留意小細節等等。他們每年參加一次的研討會,同時參加宗教信仰與牧靈生活發展方面的課程。

主業團,這個團體做些什麼工作?

它提供一般人靈修上的支持與關懷及所需的培育陶成,協助他們於日常生活中活出基督徒的精神。它傳揚為普世成聖的召喚 - 基本含意即是每個人皆可被天主召喚成為聖人 - 特別是以一般職業為途徑,在日常活動中之追尋成聖。 此目標乃藉由修行, 每日晨間與晚間的默禱,哲學與神學的課程,個人神修指導來達成,先從教友及會員開始,但同時也提供其他願意參與這些靈修服務的人士。 主業團主要的使徒工作是由個人本著自由與負責的態度,依個人自己的意願來行事。亦包括有團體性的使徒工作,由主業團監督其靈修與教義部份。 這些活動一定是屬於非營利的性質,提供教育,慈善或其它類似性質的社會服務,並包括有會議中心,學校、大學、學生宿舍、青年社團、農業學校以及醫療診所。

主業團有自己的教義,政治、社會或宗教理論嗎?

主業團只有,並且僅僅傳播聖教會的教義。主業團的特質在於藉著聖化工作,努力地把福音帶入所有的環境之中。在主業團裡,信友們在有關政治、文化、經濟與社會等不受教會訓導約束的議題上,是享有自由的,更甚的是,主業會還鼓勵他們在這些課題上,能有更自由、更多元化的思維。

主業團與其它教會機構團體的關係為何?

主業團本身及其每位信友均努力地與教宗、所有主教、司鐸、宗教人士與所有教會組織等共融。主業團創辦人總是提醒大家:主業團僅是為了服務聖教會而存在的,另外,屬人監督團的信友們必須是促使合一的發酵粉。

其他問題

主業團與教派的斷語

主業團在1941年從馬德里主教處領受了它的第一個法定的確認,而在1950年從聖座那裡領受了最後確認,後來在1982年,聖座使之成為自治社團,這是教會機構的一個組織模式。(教區亦是教會機構組織模式的其他例子。)再者,主業團的其中一個印記是忠信於教宗和教會的教導。所有主業團的信念、實踐和習俗都是與教會的一樣。主業團也與天主教會其他的機構保持優良的關係,而且認為天主教信仰那各有不同的表達方式是一件很奇妙的事。稱主業團為教派實在是不正確的。 基度福‧舒安邦樞機主教(Cardinal Christoph Schönborn, O.P.):「沒有人需要學過神學才能明認『在教會內的教派』這句標語的基本矛盾。假設它們在教會內的存在, 已是間接地責備教宗和主教們,因他們是負責審查教會中的各團體在教導和實踐上是否與教會的信仰一致。從神學和教會的觀點來看,教派是一個不被教會有關當局明認的團體……因此稱那些已被教會確認的團體為教派是錯誤的(不論這稱謂是由機構、個人、或傳媒使用)……團體和運動已被教會確認的不應該被稱為教派,因為它們的教會批准肯定了它們屬於和建基於教會。」(羅馬觀蔡報(L'Osservatore Romano),1997年8月13–20日。舒安邦樞機主教是維也納總主教和天主教教理的編輯。 教宗若望保祿二世:「教會以崇高的希望來對主業團加以注意和給予母性的關懷,主業團是天主之僕施禮華因著神聖的啟迪而在1928年10月2日在馬德里創辦的,為要使它可以經常成為救恩使命的恰當和有效的工具,這使命是教會為了世界的生命而執行的。事實上從最初開始,這機構不但已經努力地對平信徒在教會內和社會中的使命啟發出新的亮光,而且還予以實踐。」Ut Sit,1982年11月。

主業團與財富和權力的批判

拜仁‧高魯狄芝卓(Brian Kolodiejchuk, M.C.),入稟德蘭修女封聖程序的申請人:「貧窮者、病患者、被遺棄者均是他[聖施禮華]推動主業團所用的武器。在主業團的創辦人和德蘭修女這兩事件上,這兩人的承諾建基在信德,這使他們在每個人身上看見基督。」取自一個在2002年2月27日所作的陳詞(statement)。 路濟安利樞機主教(Cardinal Luciani) (在他獲選成為教宗若望保祿一世之前)一個月:「報紙報道報告 [主業團]的消息,但報道經常是不正確的。主業團的發展、會員數目和會員的質素可能令一些人們想像以為權力的尋求或一些鐵腕紀律使著會員團結一致,事實上剛好相反:他們有的是渴望成聖, 並且喜悅地以一種服務的精神及宏大的自由感來鼓勵別人也成聖。」II Gazzettino (義大利),1978年7月25日。 若望‧奧康納樞機主教(Cardinal John O’Connor):「我相信驅散這想法是迫切的,你們對這想法是熟識的,它積近於毀謗,就是以為主業團只關心那些富有的和受過高深教育的人……我希望關於主業團的這神話能夠永遠地消散。我想你們清楚知道, 我認為你們在紐約的總教區, 是這總教區的榮幸。」取自在聖安德烈主教座堂於1998年6月26日的講道,奧康納樞機主教是紐約的總主教。 聖施禮華:「主業團沒有權力,也不想要權力去控制任何在世上的活動。它只想廣傳一個福音的訊息,給所有生活在這世界上的人去傳,就是天主願意他們從,以和透過他們的在俗世的活動去愛祂和事奉祂。主業團的會員是普通基督徒,他們在喜歡的任何地方和方式去工作。主業團只在靈修方面予以幫助,使他們能經常以一個基督徒的良心去做事。」取自一個在義大利的週刊Osservatore della Domenica刊登的訪問,1968年5月26日,而在2002年由沙達出版社(Scepter Publishers)重新納入於《與聖施禮華的談話》(Conversations with Josemar质a Escriv赔)一書中。

主業團與女性

蔡浩偉主教,主業團監督:「我因看到主業團的女士們如何在社會中的每個行業工作而常常感謝天主:領導公司集團和醫院、在田地和工廠中工作、作彷大學教授和在學校執教;她們是法官、政治家、記者、藝術家;也有專一地,以同樣的熱忱和專業,在家庭中工作。每個人追隨著自己的路途,清楚自己的尊嚴,日復一日,以身為女性而自豪,並且獲得所有人的尊重。」摘自一個刊於智利的馬奇里奧(El Mercurio, Chile),1996年1月21日的訪問。 伊莉莎伯‧霍斯?真魯維斯(Elizabeth Fox-Genovese)教授:「主業團有一個令人羨慕的記錄,就是教育貧窮的,和扶助不論單身或已婚的女性,她們任何她們所選擇的職業。總而言之主業團的存在是將尊嚴和尊重,聖化和目的帶給工作──由最卑微的到最崇高的各種工作──而我們這世界就是依賴這些工作。」取自,2004年1月3日的一句說話。 瑪利亞‧華狄維蘭奴(Maria Valdeavellano)女士:「在主業團內的每一個管理層──地區,國家和國際性的──女性都有一個角色,包括選舉監督。」取自,2004年1月14日的一句說話。華狄維蘭奴女士是主業團監督在美國的區域特派員。 聖施禮華,主業團創辦人:「當說及平信徒和其使徒工作、權利和責任時,我,看不到有理由要對女性作出任何分別或歧視。所有已經領洗的人,男女同一樣,平等地分享天主子女的尊嚴、自由和責任……為了釵h理由,包括有些出自法律條文,我認為在領受聖秩的資格方面男女的不同應該保留。但在其他所有的範圍上,我想教會應該在她的法制,內部運作和使徒活動中完全明認男性和女性有著同等的權利和責任。」取材於一個訪問在1967年10月出版於西班牙的帕拉巴(Palabra),而在2002年由沙達出版社(Scepter Publishers)重新出版而納入於《與聖施禮華的談話》(Conversations with Josemar质a Escriv赔)一書中。 聖施禮華:「女性參與所有社會生活的不同領域是合理和完全正面的現象,是我先前提及的較廣泛的現象的一部份。一個現代的民主社會,必須明認女性積極參與的權利政治生活,而且它需要締造有利的狀況,方便每個想行使這權利的人。」取自一個在1967年10月刊於西班牙的泰華(Telva),而在2002年由沙達出版社(Scepter Publishers)重新出版而納入於《與聖施禮華的談話》(Conversations with Josemar质a Escriv赔)一書中的訪問。

在哪裡可以獲得更多有關主業團的資訊?

此屬人監督團出版一份名為 Romana 的正式刊物,其中收集了與主業團所從事的活動相關之重要消息和文件:欲獲得更多資料,請至 www.romana.org 網址查詢。 除了前述網頁所含的資料之外,亦可於下列網址內找到更多的資訊: - 關於聖施禮華,請至 www.josemariaescriva.info 查詢; - 關於其著作,請至 www.escrivaworks.org 查詢。 在那些已有主業團之使徒工作的國家裡,亦存有新聞諮詢處,來為新聞記者與媒體界的專業人士提供服務。您可於此網頁上的「出版部」(Press Office)區內,找到那些新聞諮詢處的電子郵件地址。

我如何能與主業團的某位成員或某個中心取得聯繫?

您可以根據居住地區,寫信至在這個網頁上的「寫信給我們」區塊當中所顯現的任何地址。您會立即收到回應您的請求之相關資訊。

成員是否對政治性或社會性事務持相同的看法?

不。主業團所扮演的角色與宗旨,嚴格局限於屬靈與使徒的領域。 凡任何教會無加以定位之題材,(例如:絕大部份政治性,社會性與經濟性的題材),主業團的成員如同其他天主教徒一樣,享有完全自由與獨立的自主權,採取他們認定最適當的看法。主業團絕對不可能,也不會加以干涉。